江苏文明网 > 无锡 > 正文
周新镇也出过“春来茶馆”和“阿庆嫂”
2018-04-19 11:11:00  来源:江南晚报

  4月16日,19岁烈士戴振伟的双胞胎哥哥带着军功章回到家乡,深情缅怀同胞手足(详见本报17日A7版《士官哥哥用军功告慰弟弟》一文)。仔细探究发现,这对好兄弟的血液中竟流淌着浓浓的红色基因,他们的太婆戴云娣在周新镇上经营的南新楼当年掩护过太湖游击队,素有锡版“春来茶馆”和“阿庆嫂”之称。随着周新古街的修复修缮,这座百年茶楼将续写传奇。

  祖孙三代都有从军梦

  红色基因得传承

  家住太湖街道的殷国庆共有3个儿子,20多年前,大儿子出生后被诊断为脑瘫。后来生下一对双胞胎男孩,老大随父姓,老二随奶奶姓。这个家庭虽然经济上吃紧,但孩子们都很听话。到了服兵役的年龄,这对双胞胎都想去部队,考虑到家中父母需要有人照顾,2015年,最小的孩子戴振伟进了军营。

  8个月后,戴振伟在训练中牺牲,双胞胎中的老大殷振宏追随着弟弟的足迹进了空军部队。殷国庆和爱人身边只剩下脑瘫需要照顾的大儿子,但他说无怨无悔,尊重孩子的选择。

  殷国庆说,孩子的从军梦与他小时的军营梦有关。他一直很想穿军装,但那时每个村子只有很少的名额,想去的人很多,他们家祖上又不算最贫穷的,总是轮不到。部队去不了,殷国庆就当起了民兵。他还记得,自己有一次拿着枪回家,外婆戴云娣就会表情紧张,会让他去把枪藏好。戴云娣不识字,但她有个习惯,不让孩子们随便乱扔有字的纸片,觉得那很重要。

  “估计我外婆当年给太湖游击队通风报信,这些都是她秘密工作的习惯”,殷国庆说,母亲戴静华当年也差点跟着解放军一起出发,成为其中一员。母亲这份没能达成的心愿,或许也潜移默化影响着他,继而影响了他的孩子。

  茶楼主人救过周家一子

  周舜卿题匾“南新楼”

  与殷国庆家相距不远,就是戴静华的居住地。几年前,当地文史工作者就从她那里寻访过她家所开的南新楼往事,这或许是殷国庆父子红色基因的来源。在南京出版社出版的《风雨人生》一书中,介绍了不少关于周新镇的建筑,在写到南新楼时,这样描述:“位于周新桥东侧几十米处,门对着一条从桥堍筑起、宽三四米的石片路。南新楼为四开间木排门板的二层店面房……一楼的西边一间设老虎灶,为茶室提供热水。其他三间内,放上十多张八仙桌,供四方的茶客坐着品茶”(这座茶楼是周新镇最大的一座集娱乐、休闲为一体的茶楼,二楼临河有圆柱形的雕花栏杆,凭栏可观赏河上风光。二楼的北面用木板搭有可供两人说书或唱滩簧的舞台。

  同样由南京出版社出版的《滨湖传说》一书中提及,南新楼是周杏妹在1909年所建,她9岁就到婆婆家当童养媳,肯吃苦又能干,总是挺身而出不让哑巴丈夫受人欺负。婆婆很喜欢周杏妹,把自己的接生技术教给了她。周杏妹胆大心细,技艺超过了婆婆,南北四城门碰到难产,都会来请她。有一年,周舜卿的二儿媳胎位不正,生产困难,周杏妹凭着过硬的技术,顺利接产。后来,周舜卿想在周新镇上开家新式接产室,降低接产风险,想让周杏妹去学习。但周杏妹考虑到自己识字不多,就谢绝了。新式产房对周杏妹的生意有影响,周舜卿就建议她另开一间茶楼,并参与了设计、施工等,还亲自题写了“南新楼”的匾额。

  不过,周杏妹经营茶楼的时间并不长,还是经常有人请她接生,她就把茶楼交给儿媳戴云娣(原名“王云娣”,嫁到戴家后改姓戴)管理。戴云娣心地善良、服务周到,加上周舜卿有意扶持,遇有地方纠纷,就去南新楼“吃讲茶”解决矛盾,无形中提升了茶楼的档次。

  抗战时期,茶楼成了

  太湖游击队的联络点

  这些往事都记在88岁戴静华的脑子里,她是一位巾帼英雄,为当地的社办企业作出了很大贡献。虽然老人经历了中风、脑梗,行动不便,但回忆旧事,思路清晰。

  她介绍,南新楼有东西两处楼梯,有人在此秘密商谈后,易于疏散。抗战时期无锡沦陷后,锡南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在太湖游击队领导下,开展了敌后战斗。无论是地下党还是新四军,都会利用茶楼这个场所接头,互传情报。有一年,茶楼来了一名年轻人,她母亲戴云娣发现他是当地人白明,听说他参加了太湖游击队。他和另一位年轻人喝了一会儿茶,就各自散去。第二天就传来消息,太湖游击队在扬名大桥伏击,打死了3名日本鬼子并缴获了几支长枪。从此,只要这两个年轻人在此碰头,第二天就准有夜袭伪公所、万思桥伏击等好消息传出,大快人心。戴云娣知道,这两个人一定是太湖游击队的联络员,每当他们来店里,就主动担当起“望风”任务。

  当时年幼的戴静华对母亲所说的事懵懵懂懂,偶尔会问两句,母亲总会说“大人的事不要问”。更多的时候,戴云娣会让机灵的女儿放哨,在小静华的心里,只知道这些联络员都是好人。一次,茶楼来了两个身穿便衣的特务,戴云娣知道后,立马上前应酬,并挥挥手,暗示女儿赶紧通知两位正在茶楼接头的联络员从侧门离开。

  茶楼里三教九流都有,有时日本人和伪军也会来此喝茶,偶有“马上要去某地扫荡”的片言只语,也会从这里传出去,便有人通知游击队员赶紧转移,让敌人扑空。

  后来,南新楼成了太湖游击队的秘密联络点,二楼白天开戏场、晚上设旅馆,经常收留过路的太湖游击队队员。“太湖游击队的许多成员都在这里住过”,戴静华回忆,每当有游击队员住宿,母亲和她就会整夜不合眼,密切注意外面的动静。

  这份工作很危险,戴静华说,茶楼对面就是无锡实业家张卓仁(注,上海“铁业大王”)的故居,当时日军人的宪兵司令部就设在那里。从茶楼的小窗望出去,能目睹日军审讯革命人士的种种残酷,半夜受酷刑致死的人被拖出去,身边的乡亲被他们强迫用辣椒水混着白酒灌进脖子里取乐。而游击队是为了百姓,他们都是可靠的。戴家母女冒着生命危险,用一种执著的善良来帮助革命人士。

  这段经历,有人说仿佛就是锡版《沙家浜》故事,戴云娣就是无锡版的“阿庆嫂”,南新楼就是无锡版的“春来茶馆”,这段往事已被收集在当地的文化书籍中。

  上世纪80年代

  电影《苏小三》取景于此

  茶楼有望获新生

  1949年4月23日无锡解放,南新楼成为锡南地区的机要重地,机房设在二楼东面二间,其中一间为地下党员、渡江干部张学文办公地。靠西的一间为当时镇上的商会所在地,由冯大业负责。

  中学毕业的戴静华聪明伶俐、能歌善舞,部队里的工作人员想把她带到文工团。可那一年,戴云娣出现“血崩”重疾,有生命危险,戴静华放不下母亲,就没去部队,为此留下了遗憾。1961年,戴静华在经历了一段工作岁月后,回到周新镇继续经营南新楼。在殷家兄妹眼里,茶楼里的木轱辘从河里吊水上来烧茶水、浴水,发出古老而悠长的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,是他们童年的美好回忆。

  1981年,北京儿童制片厂拍摄抗战故事片《苏小三》,电影中的主人公苏小三的父母被日寇炸死,苏小三以演杂技为生,沿街乞讨,还遭受汉奸的辱骂毒打,后来成长为革命队伍中的小战士,投入创建新中国的战斗。剧组走遍大江南北,最终被南新楼的造型所吸引,选择了这座背靠水、临直街且富有革命斗争传统的茶楼作为主要拍摄地。

  剧组在这里拍摄了半个多月,戴静华担任起接待任务。戴静华的女儿殷蓉凤回忆,剧组入驻正是收油菜籽的时候,那时四乡八邻都来看拍摄,油菜籽都没地方晒,最终都烂掉了。她印象深刻的是,剧组搬来了十多个大箱子,里面装了一堆日本人造型的橡皮人。在《苏小三》电影的场景里,有革命人士把日本人从茶楼扔下河的片段,其实扔下去的都是逼真的橡皮人。

  1982年,周新老街改造,拓宽为周新中路,南新楼被拆除。令殷家人高兴的是,他们得知,今年启动的周新古街修复修缮工程中,将重建南新楼,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茶楼将回到世人面前。

  (晚报记者 黄孝萍/文、摄)

因多种原因,本网站转载、分享、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,若涉及版权问题,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,以便我们及时删除。联系邮箱:jswmw@jschina.com.cn。
来源:江南晚报   编辑:吴旻玥  
市县传真
创建要闻
文明简报
主题活动